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斯卡哈x梅芙】(一)酒

◎ABO,futa设定,不喜勿入
◎白领斯卡哈x陪酒小姐梅芙
  
  
  斯卡哈升职了,她自己倒觉得没什么,因为是Alpha,天生的优势让她比一般人更有利,就算在职场也是。
  
  “老师,我们晚上请你去喝酒吧,庆祝你升职。”
  
  正跟自己说话的是她的徒弟——库丘林,说是徒弟也只是一个下属而已,是个性格外向,格外像Alpha的Bata。
  
  “嗯,可以,这是你今天要核对完的文件。”
  
  说着把自己桌上的文件夹递给了库丘林。
  
  “老师,快下班了,饶了我吧。”
  
  他哀嚎着,活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狗。
  
  斯卡哈笑了,“那就明天做吧,顺带这个也交给你,”她坏心眼的把另一份也给他了。
  
  “诶!”
  
  “诶什么,下班了。”
  
  “是……是!”
  
  库丘林接过文件还愣了愣,然后才反应过来。
  
  “哟,卫宫,一起去喝酒啊。”
  
  库丘林临桌是是个黑皮肤白发的男人,正在打工作报告,一脸严肃。
  
  “我就不去了,回家晚了,要被那个大小姐骂了。”
  
  明明老婆有钱的不行还要出来打工。
  
  库丘林暗暗骂了句妻管严,转身又去叫其他人。
  
  酒吧是库丘林带他们去的,是个很普通的酒吧,问题是,灯红酒绿的地方随处都是,为什么要来这。
  
  斯卡哈被带进了一间包间,沙发前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各式各样的酒,只是不见其他人进来。
  
  “请问,跟我一起来的那些人呢?”
  
  领她来的服务生并没有回答她,转身带上门就离开了,这让斯卡哈感觉有些奇怪,可还是坐在了沙发上,一个人独酌起来。
  
  “请问是斯卡哈小姐吗?”
  
  一个陌生的女声从门口传来,虽然不认识可还是答应了,“是的,有什么事吗?”
  
  “陪酒。”
  
  女人推开门,从门缝里侧身走了进来,粉色的秀发披在肩头,一身黑色的酒吧制服,虽然灯光很暗,可还是可以看出对方凹凸有致的身材。
  
  “陪酒?”
  
  斯卡哈不记得他们说过这一出,疑惑的问道。
  
  “是的,你的朋友替你点的,他们在舞池里嗨疯了。”
  
  来人不客气地坐在了她身旁,拿起桌上斯卡哈开的啤酒给自己满上了一杯。
  
  “这样啊……”
  
  按耐住想去劈头盖脸地骂他们一顿的冲动,明明是庆祝自己升职,却把她自己一个人晾在这。
  
  “嘛,我叫梅芙,斯卡哈酱像是第一次来这。”
  
  女人打断了她的话,自我介绍道,梅芙周身散发着酒气,想是已经喝了不少,再陪自己喝下去恐怕就要醉了。
  
  “的确,平常都在工作,没有时间出入这种场合。”
  
  斯卡哈回答道,她平时也经常应酬,酒力自然好,就算度数再高的酒也不在话下。
  
  “今天你这是第几桌了?”
  
  “不多,也就三桌,上一桌有个老变态还想占我便宜,幸好有个男人替我教训了一下他,还让我来陪陪斯卡哈酱……”
  
  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梅芙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,她口中的男人大概就是库丘林了,看她长相标志,身边男人肯定也是不缺的,不过不陪自己喝酒就算了还给自己点了这种服务,明天的业务量是不会少的了。
  
  “梅芙小姐为什么会做这个职业?”
  
  “诶?自己喜欢就好了,看男人被自己迷的团团转的感觉不是很好吗?”
  
   对于自己的相貌,梅芙有百分百的自信吸引住男人,就是不知道对面前这个女人管不管用。
  
  “这种地方……不适合你。”
  
  斯卡哈顿了一下,像是在措辞,喝了口酒,说了下半句,作为一个外人,自己没有资格去评价他人或是给某人什么建议,她自己是觉得这样不太合适,可还是说了出来。
  
  “生活所迫。”
  
  女人收起了笑容,只是靠在她旁边喝酒,淡淡的说了一句,接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又开始热情的给自己满上酒。
  
  “今天就到这吧,我该回去了。”
  
  斯卡哈握住了梅芙倒酒的手,示意她自己不喝了。
  
  微凉的手覆在她的手上,梅芙有一瞬间失了神,又立刻反应了过来,顺从的放下了手中的酒瓶。
  
   “那个……下次还会来吗?”
  
   虽然说见面不到半个小时,梅芙对这个女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她在这工作也不算久,可什么样的人都见过,嫌弃她的,骚扰她的,甚至说喜欢她的,梅芙都不为所动,这次却因为客人要离开而觉得有些失落,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奇怪。
  
  “啊,会的,有这么美丽的小姐在,有时间我还会来的。”
  
  斯卡哈笑了,第一次遇到这样招揽回头客的,她站起来,端起了刚刚倒的半杯酒一饮而尽,然后弯下腰将空酒杯塞进了梅芙手里,说道。
  
      ♢
  
    
  也许是因为对于日程表的行程很敏感的关系吧,斯卡哈总想在一周或者一个月里空出那么一个晚上去喝一杯。
  
  她今天特意给自己放了个早班,然后走进了那家小酒吧。
  
  第二次见到斯卡哈的梅芙显得有些高兴,她领她走进了上一次的包厢,也不只是喝酒,更多的是聊天,她说打算再做一段时间就辞职了,这是件好事,可之后又去哪找她呢,斯卡哈不知道。
  
  第三次是梅芙辞职那天请她来喝酒,一个小包厢里坐了好几个人,男的女的都有,整个包厢说乌烟瘴气都是在抬举他们,斯卡哈一个人坐在角落里,看着梅芙被劝酒也不说话,接着又说要去舞池跳舞,梅芙以醒酒为借口留了下来,房间里就剩她们两个人了。
  
  “不要喝了,你快醉了。”
  
  斯卡哈走到梅芙身边,想伸手去拿过她的酒杯却被躲开了,脸上挂着调皮的表情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却站不稳险些摔倒,幸好斯卡哈扶住了她。
  
  “斯卡哈酱像老婆婆一样爱操心。”
  
  说着,抬起头朝她做了一个鬼脸,看来是真的醉了。
  
  “你家在哪,我送你回家。”
  
  斯卡哈不准备再喝下去了,在茶几上放了酒钱,就扶着梅芙就想往外走,贴的很近的关系,对方的信息素的味道也闻的一清二楚,而且比平常的来的浓郁。
  
  “我没醉……”
  
  梅芙还在小声嘟囔着,腿上却使不上力气,整个人靠在了斯卡哈怀里,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  
  (糟糕……)
  
  “梅芙?!”
  
  几乎是瘫倒在了斯卡哈身上,为了防止梅芙摔在地上,斯卡哈凭借着优秀的体力把她抱了起来,用后背推开包厢的门,从酒吧的后门走了出去。
  
  对于之后把一个情况不明的omega带回家,斯卡哈表示非常后悔。
  
◎先卡会车
  
  

评论(7)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