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斯卡哈x梅芙】监狱

◎战俘师匠x监狱长梅芙

  
  “斯卡哈。”

  梅芙念着她的名字,尾音微微上扬,她的手捏着女人的下巴,虽然很不情愿,可她还是应了一声。

  “啊,什么事。”

  手被反绑在了身后,长时间保持着这个姿势,斯卡哈的手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  
  联合军的败北,令斯卡哈等一行前线官兵被捕,这似乎也是帝国预料之中的事情, 连夜就来了一列火车将他们送到了由梅芙担任典狱长的监狱里。
  
  “我说,能不能不要老是冷着脸,明明有着不输给我的美貌。”

  说着,手顺着她的脸颊一直摸到脖颈,引得椅子上的女人微微颤抖了一下,可还是面不改色。
  
  与旁边审讯室穿出来的惨叫声不同,梅芙这边安静的可怕,仅仅只是在进行普通的谈话,可偏偏这是个油盐不进的主,任凭梅芙好话歹话说尽,斯卡哈也没有一点动摇。
  
  “啪!”
  
  巴掌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尤其的刺耳,不管是示好还是威胁,面前这个女人都不为所动,一时间有些生气的梅芙抬手打了斯卡哈一记耳光,门口站岗的守卫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,第一次见能让梅芙失去耐性的囚犯。

  “你怎么像个木头!”

  斯卡哈微微偏过头,可以尝到嘴里弥漫开来的铁锈味,嘴角也流下一道鲜红。

  肇事者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,有些不知所措的捧起斯卡哈的脸,接着却又玩味地凑近她的嘴角舔掉了那道血迹。
  
  舔了舔嘴唇,梅芙觉得还不够,继而吻上了斯卡哈的唇,辗转反侧,紧闭的牙关却把她关在了外面。

  “张嘴。”

  梅芙不喜欢事事都爱和她作对的人,反而顺从是讨好她的唯一办法。

  “……”

  相反,斯卡哈不爱讨好别人,也不喜欢别人讨好她。

  好话说尽,梅芙叹了口气,手冷不丁放在了斯卡哈侧腹的伤口上,就算武艺再高超的她,也到吸了一口凉气,梅芙便趁机入侵进了她的口腔。
  
  “嘶……”

  想抵抗却因为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上而作罢,感受着对方灵活地舌头,有些颓废地放弃了反抗。

  “斯卡哈?”

  梅芙抬起眸子盯着斯卡哈,意犹未尽地跨坐在她腿上,手也不安分地抚摸着,似乎是想到什么新的点子,她坏笑着,将刚刚沾到血液的手凑到斯卡哈嘴边,毫不费力地就伸了进去,用手指搅动着她的舌头,而她的眉头也皱的更紧了。

  “斯卡哈酱学乖了?”

  意外顺从的斯卡哈让梅芙有些意外,她抽出了沾满唾液的手指,不由地期待着女人其他能令她满意的表情。
  
  待到审讯结束已经是半夜了,斯卡哈只字未提任何有关联合军队下次作战的事情,因此也受了不少“虐待”,扶着墙慢慢坐在木板床上,侧腹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,抓捕时被刺刀划伤的,虽然不深,却难以愈合。
  
  艰难地躺倒在床上,比起行军时的地铺,斯卡哈觉得这个床板又硬又凉,可疲惫让她很快进入了梦乡,尽管睡得不是很踏实。
  
  “……打开……你……走……”
  
  迷迷糊糊中似乎又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,浅眠的斯卡哈还以为自己做噩梦了,刚想翻个身却因为扯到伤口而惊醒。
  
  “嘶……”
  
  睁开眼发现噩梦成真了,梅芙就在自己的牢房里,一改之前审讯时的神色,搬过一张椅子,端坐在床边。
  
  “快别装了,上头派你到那群杂碎中间套情报也是辛苦你了,怎么样,有收获吗?”
  
  说是战俘,更准确来说是卧底,只不过迎接的方式有些特殊,因为身份属于机密所以审讯时做的有些过了,恐怕那些狱卒都把斯卡哈当做梅芙的下一个“玩具”了。
  
  “这么着急为什么不在审讯的时候早点放我回来,现在有什么可急的?”
  
  斯卡哈看对方挑明了她的身份,这才放下了警惕,一切看似严酷的待遇也都得以明白了,单独的牢房以及看守,这不,连监狱长也来慰问自己了。
  
  “我那是在走形式,那么早放你回来被怀疑了怎么办?”
  
  嘴上一本正经地解释着,其实还是有点私心的,帝国的情报部门把这个任务交给梅芙时,就把斯卡哈的资料给她看过一眼,也不算是一见钟情,穿军装的斯卡哈的确是英气逼人,不管是谁都会多看几眼,不过老天比较眷顾她罢了。
  
  “你的形式有的过于长了,梅芙。”
  
  斯卡哈坐起身来,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,她的军装只是在外面套了一件外套,里面则是她自己的无袖衫和短裙,过于散漫自由,斯卡哈对她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太好。
  
  “这里是我的地盘,就算你在这呆一辈子不出去也没人知道的,最好还是听我……”
  
  “纸和笔,快点。”
  
  突然说话被打断令梅芙有些不快,如果她的任务完成就会离开监狱去首都交差去了,哪还有回来的可能。
  
  “那么急干什么?斯卡哈不才刚来这一天嘛。”
  
  这只是缓兵之计,想让一个人死简单,留下一个人的心可就难了。
  
  “我只是想尽快完成任务。”
  
  “那么我先帮你包扎一下伤口吧。”
  
  梅芙从身后拿出一个医疗箱,指了指她的侧腹,“玩具”也有被玩坏的时候,学会修补,不,治疗是应该的。
  
  “我自己……”
  
  “衣服卷起来。”
  
  这次换斯卡哈吃瘪了,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,只好乖乖掀起薄薄的衬衫,伤口处的衣服还有些血渍,在白色的衬衫上异常显眼。
  
  梅芙打开医疗箱,用镊子夹着酒精棉花给斯卡哈的伤口消毒,明明自己蹭破了一点皮都会流眼泪,这个人却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。
  
  “不疼吗?刚刚不是都疼醒了吗?”
  
  她一边问着,一边擦上止痛药,手上的力度轻的不能再轻,生怕弄疼斯卡哈。
  
  “我没事……”
  
  其实斯卡哈手心里都是汗,说不疼是假的,只是面前这个女人让她走神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