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鸟】近海少女的礼仪

◎熬夜码的,质量堪忧,困得不行了,拖了很久抱歉

# 16

C市的三月依旧很冷,虽然不用穿着跟冬天一样多,可还是要套上件外套才能挡住春天的寒风。

小鸟离开了园田公馆后,就找了一间小旅馆住下,每天看看电视和时装杂志打发时间,有的时候下午还会去喝下午茶,吃自己最喜欢的起司蛋糕。

今天天气意外的好,不由得想起了和海未、穗乃果在公馆后花园的那次下午茶。

(说好要忘记的……怎么又想起来了。)

小鸟把手插在口袋里,埋头向着经常去的下午茶店走去。

点的还是和平常一样的东西,很快就做好端上来了。小鸟今天似乎没有什么胃口,只吃了一半起司蛋糕,就开始边发呆边抿红茶。

(还是回去好了。)

小鸟放下杯子,走到收银台钱结好账,就原路返回自己的旅馆了。

关上门,把自己扔到床上,可突然又爬了起来。

(好像有什么东西搁到我了……)

小鸟起身掀开被子,原来是自己的手机。当时应该是心情不好乱丢的,想不到在被窝里,正好自己要回去,给母亲打个电话好了。不过,好像没电了。

迷迷糊糊地给手机充上电,就躺在床上睡着了。突如其来的电话却又将小鸟吵醒了,来电显示是穗乃果。

“唔……穗乃果酱,有事吗?”

虽然被吵醒稍稍有点不爽,可还是接通了穗乃果的电话。

“小鸟你终于开手机了!我们都很担心你诶!特别是海未酱,每天都出去找你……”

穗乃果每天都会打几次小鸟的电话,先是无人接听,之后干脆就关机了。穗乃果虽然迟钝,可还是很担心小鸟,每天都在打电话,终于打通了让她想把所有想说得东西全部说出来。

“我知道你担心我,对不起……但是啊,不要提海未好吗?她有喜欢的人了吧……绮罗桑的秘书……她们两挺配的。”

小鸟睡意已经全部消失了,原先的烦躁现在转化成了悲伤。

“什么啊小鸟?小鸟你在说什么啊!杏树酱只是比较爱玩啊,人家有女朋友的,因为爱玩还被翼酱教训了呢!……”

穗乃果不知道小鸟为什么走,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只是想劝小鸟回来,比竟海未酱第一次承认喜欢一个人啊!

结束通话后,小鸟又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,母亲似乎非常高兴,说什么园田家来提亲了、自己终于嫁出去什么的。

小鸟表示,我懵逼了。

评论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