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鸟】(海未生贺)对窗

●有bug,还未改动,有时间会来从新写

◎大约是大学时期的纯情后辈鸟x温柔前辈海的这样一个设定

   # 1

    那是海未第一次望着窗外走神被老师叫起来,她有些慌张地报出答案,也有些心虚,坐下后便不敢再走神望向窗外了。

    四月,大二的第二个学期开始了,她们年级的教室被安排到了大一教学楼的对面一幢,正好和大一的楼房平行,两栋楼之间只隔着一个花坛和两条供学生走路用的羊肠小道,所以楼与楼之间的距离隔的并不算很远。这倒是造成了班里一些男生上课走神,看对面大一学妹上课。当时只觉得是很无聊的行为,而海未没想到自己也会这样做。

    她下课总是听男生们说,对面那个班里有个很可爱的女孩子,正好坐在窗边,会做很可爱的动作啊什么的。海未并没有认真地听,她只要好好学习就够了。

    时间久了,每天都听见他们这样那样的话,海未也开始对那个女生产生好奇了。下课她有去朝对面看过,可坐在座位上的没有男生说的什么可爱的女孩子,海未猜是去和其他人聊天去了。毕竟女孩子,都爱聊点八卦,放学去哪吃点心,学长帅不帅这些的。海未却只会讨论一些学习上的事,很少聊天,有的时候会帮帮忙,被一些男同学认为是个“无聊的人”,还有一些女同学倒是暗恋这么一位认真温柔的同班同学。

    那是一节国文课海未,她只记得自己听到了后座两个男生的窃窃私语,说着那个和他们对窗的那个女生。海未实在是好奇,扭头朝窗外看去——

    对面教室里坐着一个有着亚麻色长发的女生,尽管是侧脸,可还是可以看出来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。

    只见她正低头看着书,专心地在听课。似乎听到了不理解的地方,她抬起头,努着嘴疑惑地看着白板上的幻灯片,时不时还用着笔尾轻轻敲敲额头。

    (的确好可爱……)

    海未看得出神,全然不知老师已经走到了她的身旁。

   “园田,请念一下第九小节。”

    很明显,老师在给她台阶下,连小节号都告诉她了。

    “是……是。”

    海未慌慌忙忙站起来,开始读课文,心里还在想对窗的那个可爱的女生。坐下后就不敢往对窗那个女生所在的位置看了。

   # 2

    小鸟感觉有人在看她,炙热的视线让她非常在意,她有往后看,班里同学都没有看她。在她正在找寻那道视线时,那种感觉消失了。

    白板上的题目正好难住了小鸟,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,就想下课找同学问问好了。

    (花坛里的樱花树应该开花了吧?)

     小鸟这样想着,望向窗外楼下的花坛——樱花树开花了,时不时还会从树上掉下几瓣花瓣,树下的草地上已经有薄薄一层樱花了。顺着樱花树往上看,正好可以到大二的教室,透过玻璃,小鸟注意到了临窗的海未——

    深蓝色的长发披在肩头,可却是个很英气的女生,她似乎被叫起来了,正在读着什么,小鸟似乎都可以想象的出她带着磁性的声线。

    (那位前辈好认真哦,听说非常温柔呢……)

    然后大一的教室里发生了和大二教室里同样的一幕——小鸟被老师叫了起来。

    几个星期后的体育课,小鸟意外的可以和那位前辈所在的班一起上,虽然在同一个操场,可隔的还是有点远。

    四月中旬的阳光照在身上已经有些燥热了,换上学校的体操服,小鸟顿时觉得清爽了不少,要到穿短袖的季节了啊。

    “小鸟,小鸟!你看,前辈们就在那边诶!”

    她的同学摇着她的手臂,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 “是是,你再摇下去,小鸟的手就要断了。”

    小鸟安抚道,虽然小鸟嘴上说着不要,心里还是很想看看那位前辈的。

    “不要聊天了,快点整队。”

    体育老师走到了她们班队伍的前面,说道。

    “今天测1000米,上次课上已经说了吧……”

    小鸟听了那么几句,就开始发呆了,后面完全没有认真听,只知道要测1000米,对于她个体育白痴来说,还是很困难的,及格什么的有点遥远。

    “唉……”

    小鸟叹了一口气,扭头一看就看到了那位前辈,她正在和她的同学聊天,脸上带着微笑,阳光撒在她脸上,显得很柔和,小鸟看得心脏似乎都跳的快了。

评论(7)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