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鸟、妮姬】我要逮捕你的心

◎码的非常难受的过渡(躺)
  # 9
  
  真姬看着绘里离开后,开始一个人在大厅里转悠,顺便又拿起一杯番茄汁喝了起来。
  
  (嗯,鲜榨的,绘里果然懂我……)
  
  比起那些价格昂贵的酒,真姬喜欢番茄汁多一点,酸酸甜甜的,还不会喝醉。
  
  (那边那个……是小孩子吗?)
  
  真姬走到大厅另一边时,注意到了一个黑发少女,有些慌张地看着周围,像是走丢了的孩子一样,看样子似乎还没未成年?!
  
  “喂,你是谁家的孩子,是不是走丢了?”
  
  真姬出于关心地上前询问道。
  
  “?”那人看了周围没有别人,用手指指了指自己,一脸不可思议。
  
  “嗯。” 真姬点了点头,“你是不是走丢了?”
  
  “你才走丢了!妮可已经成年了好不好!你看起来才像小孩子吧,还在喝果汁!”
  
  对方非常生气,红色的眸子盯着真姬,像只炸毛的小猫。
  
  “……”真姬脸一下子红了起来,害羞之余还有点生气,“你个子那么矮,还扎着双马尾,认错也情有可原吧!”
  
  “可恶!不许说妮可矮!你个红毛小鬼!”
  
  “喂!谁是红毛小鬼!”
  
  “你啊,连酒都不敢喝的小·鬼·。”
  
  “你才是吧,一直在甜点区,你个小孩子。”
  
  “哈?妮可有什么不敢的!”
  
  妮可说完,跑到服务生那里随手拿了一杯酒过来,一饮而尽。
  
  “看,没事……吧……”
  
  (这酒这么烈?还是说是假酒?!……)
  
  妮可话音未落,头已经晕晕的了,站着都站不稳了,接着倒进了真姬怀里。
  
  “喂!你怎么了?”
  
  ♢
  
  “小鸟想喝点什么吗?我请客。”
  
  南小鸟被带到了一家咖啡厅里,相比酒吧,这里安静多了,没有嘈杂的人声和刺耳的重金属音乐,相反的,只有舒缓的纯音乐在慵懒地播放着,昏黄的灯光都好像变得懒散了。
  
  “我随意,海未酱帮我点好了。”
  
  “那小鸟先去找个座位坐一下吧。”
  
  小鸟点头答应了,随便找了一个靠着窗的座位坐下。海未在前台点好东西后走了过来,坐在了小鸟的对面。
  
  “卡布奇诺,可以吗?”
  
  海未拉来凳子坐下,问道。
  
  “嗯,海未酱点的都可以哦。”
  
  小鸟点了点头回答道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。
  
  “啊,我还没有正式向海未酱道过谢呢。”
  
  “举手之劳而已,不必道谢。”
  
  海未摆了摆手,示意小鸟不必在意。
  
  “不,一定要!”
  
  侍者将刚刚做好的一杯卡布奇诺端上了桌,白色的热气从杯子中升腾起来,随后在空气中消失不见。
  
  海未将咖啡推到小鸟面前,“那以后小鸟不要去那种危险的地方了,这就算是道谢了。”
  
  (这个……小鸟办不到呢……)
  
  “海未酱真是温柔呢。”
  
  小鸟捧起咖啡,看了看上面可爱的拉花,轻抿了一口,微笑道。
  
  “小鸟记得早点回家,已经很晚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,再见。”
  
  海未看了一眼手机,起身向小鸟道别。
  
  “诶?!明明才聊了一会,难不成是海未酱的男朋友……”
  
  小鸟有些沮丧,可还不忘和海未打趣。
  
  “小鸟不要开玩笑了,有机会下次再聊吧。”
  
  说着,离开了座位,去前台结完账就走出了咖啡厅。
  
  海未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,只是不愿意和警察待在一起,关系好一分,暴露的危险也多一分,保持距离才是明智的。
  
  (意想不到的单纯,也许以后可以利用……)
  
  而另一边,南小鸟正在编辑这次巡逻的报告,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。
  
  『……暂时可列为嫌疑人……常出没在A区域,熟悉道路……』
  
  编辑完成后发送了出去,抬头看了看海未消失的地方。
  
  桌上的咖啡也因为放置了许久,而变得冰冷。
  
  “我希望海未酱不是坏人呢……”

评论(1)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