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鸟】我要逮捕你的心

◎这章你们一定会喜欢的(#滑稽)
# 10
   
  时间已近午夜时分,小鸟走出了那家咖啡厅,离海未离开的时间前后隔了不到十分钟,她准备回到那个酒吧里,总觉得那里会得到令她意想不到的线索。 
   
  酒吧门口冷清了不少,不像早些来的时候那样有人进进出出了,门上的彩色LED灯因为电压不稳定而闪烁着。小鸟推开黑色的复合门走了进去,里面的人少了不少,以至于都在做自己的事而没有发现有人进来了。 
   
  小鸟找了一个既偏僻又善于观察的位子坐下,小心翼翼地看着酒吧里的一切。 
   
  “哟,您来了,请进请进。” 
   
  吧台那突然传来了说话声,小鸟循声想过去,却看到了她并不想看到的人。 
   
  (海未……她真的是……) 
   
  “不用客气了,我还有个朋友在门外一会就进来。” 
   
  海未指了指侧门,交代完后走进了吧台后的房间里。 
   
  虽然离得稍微有些远,可酒客稀少的酒吧里,没有了干扰,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。小鸟看见海未走进去后,立即从前门走了出去,跑到了酒吧的侧门前,果然看到了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男的人正准备进酒吧。 
   
  “别动。” 
   
  小鸟拔出了藏在裙子底的M37,枪口顶在了那人的后背上 ,压低了声音威胁道。
  
   “把手背到身后。”
   
  男人在轻微的发抖,但还是照做了。 
   
  小鸟脱下他的外套,抽出随身携带的手铐给男人拷上,询问道, “去到那里面需要暗号什么的吗?里面有人携带武器的吗?是不是贩毒的窝点?”
   
  “我……我是第一次来,没有告诉我什么暗号……里面的情况也……不了解……里面大概是卖药的吧……” 
   
  他很紧张,生怕小鸟走火杀了他一样。 
   
  “……” 
   
  小鸟又是气愤又是失望,她把男人的嘴塞上了一块手帕,随后摘掉了他的鸭舌帽,将自己的长发盘进帽子里后戴上,再套上外套,外套的长度正好遮住了裙子。 
   
  她找来了一些废旧电线,把那人绑在了电线杆上,这才放心地走进了酒吧。 
   
  “您来了,快里面请。” 
   
  吧台内的服务员看见小鸟进来时,连忙打开吧台的门,请她进去。 
   
  小鸟走进那个房间,却发现是个走廊,看来这后面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。 
   
  一路上很安静,没有人来搭话,一直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吧台,才看见了那个人。 
   
  “您好,我是这儿的老板。” 
   
  一个中年男人上来和自己握手,手还没到半空就被那人的手给握住了。 
   
  老板握住的时愣了一下,随后松手看了看海未,转而低声吩咐着手下。 
   
  “这边请。” 
   
  一个打杂模样的男人说道。 
   
  老板又和海未说了两句,指了指小鸟,这才让海未走。 不过小鸟没有发现两人在耳语。 
  
   两人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后,那个人就离开了。推门走进去,小鸟立刻觉得不对,房间里打着粉红色的灯光,除了该有的东西以外还多了一张床! 
   
  “咔哒!” 
   
  是门被关上的声音。 
   
  小鸟转过身,却和海未撞个满怀。 
   
  “在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,警察小姐。” 
   
  “!” 
   
  小鸟一惊,立刻拔出枪指向海未。 
   
  “你不会想在这抓我吧,警察小姐。” 
   
  海未一脸淡定,毫不在意地看着小鸟。 
   
  “你被逮捕了!” 
   
 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制服她,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出去,可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。 
   
  “这样吧,我们做个交易……!” 
   
  “咚咚!” 
   
  敲门声突然打断了两人的谈话,小鸟不由地一愣,海未随即把小鸟扑倒在床上,一把夺过枪,塞进了枕头底下。 小鸟的帽子也掉了,亚麻色长发的随即披散了下来。 
  
  “什么事?” 
   
  海未脱掉了西装,解开领带丢在一旁,问道。 
   
  “老板叫我来送货。” 
   
  门外的男人回答道。 
   
  “进来吧。” 
   
  海未说完,小鸟已从床上爬了起来,举拳就向海未打去却被躲开了,自己因为惯性反而再次被她抱在了怀里。 
   
  门外的男人推门进来了,手里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用布盖着,看不到放着什么。 
   
  小鸟想离开她的怀抱,可海未用手环住了她的腰,抬头怒视着海未,小鸟刚张嘴想叫她放开,海未却吻了上来,另一只手抚上她的后脑勺。
   
  那人放下托盘,看了眼床上正在热吻的两人走出了房间。 
   
  “混蛋你干什么!” 
   
  小鸟挣脱开来,气愤地叫道。 
   
  “你想被发现然后被杀死吗?”
   
  海未理了理被小鸟抓皱的衬衫,问道。 
   
  “所以说你是个半吊子,什么都不清楚就敢来这抓我。” 
   
  “你这家伙!” 
   
  小鸟伸手想去拿藏在枕头底下的枪 ,手腕却被扼住,再次倒在床上。 
   
  海未看了眼身下的小鸟,“所以说,我们做个交易。” 
   
  “……什么交易?” 
   
  现在身为人家手中鱼肉,小鸟平静一下情绪,问道。 
   
  “如果,被发现你是警察,不光你死,我迟早也会被杀的,你按我说的作,我就能保证你安全出去……之后的事,我自然不会管。” 
   
  “怎么做?” 
   
  “你应该也看到这个房间了,你觉得老板以为我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 
   
  “……” 
   
  小鸟无言,只觉得脸上热热的。 
   
  “一会出去的时候,装作被我上过的样子就好了。” 
   
  “什么?!” 

评论(23)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