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姬】凯旋(短,一篇完)

◎画风突变,文笔崩坏系列
◎终于码完了,我要上天

  
  战争结束了,作为第一批返乡的人,园田海未军装都没来得及换下,就坐上了军用的越野车离开了战壕旁的指挥营。
  
  开车的是她的副官,一起共事了两年,突然要分开还有点不舍得。 这次她负责送海未去火车站。
  
  “少尉在想什么?”
  
  她的副官大概是看到她看着远处出神了,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  
  “想家而已。”
  
  海未转过头回答道,摘下帽子放在腿上,任由窗户外刮进来的风吹乱头发。
  
   “那肯定是因为家里有人在等少尉,所以才会想吧?”
  
  不得不说,心腹就是心腹,“我走的时候她还在上学,现在应该在岳父的医院工作了吧。”
  
  “比少尉小啊?”
  
  “是啊,小一岁,脾气像小孩子一样,不坦率,就算这样我也很爱她。”
  
  “那她应该很漂亮吧!”
  
  “齐肩的红色短发,紫色的吊梢眼,是个美人呢。”
  
  “啊,真羡慕呐!”
  
  “回去之后要好好补偿她了,我以前几乎天天在道馆不能陪她,之后又去参军,回去她肯定会发脾气不理我的吧……”
  
  想到这,海未脑海不禁浮现出她生气时可爱的样子。
  
  “不会的,她也会像少尉爱她一样爱少尉你的。”
  
  “怎么觉得你更了解她啊,你这小鬼!”
  
  海未拿起帽子敲了敲副官的头。
  
  “少尉饶命!”
  
  “哈哈哈哈,有时间记得来我家玩啊。”
  
  “遵命!”
  
   几十分钟的车程后,顺利抵达了火车站。接过副官从车里拿出来的自己的行李,海未踏上的返乡的火车,朝车外的副官摆了摆手,示意她回去。副官看见了,却依然站在原地。
  
  (真是个固执的孩子……)
  
  海未摇了摇头,走进了自己的包厢。
  
  汽笛声响起,火车慢慢地开动了,海未朝窗外望去,月台上,她站得笔直,正在朝自己敬礼。
  
  “真是的……”
  
 ♢
  
  因为敌军是突然投降的,没有一点预兆,所以消息还没有传到战线后的城市里来,海未经过半天的时间坐火车回到自己的家乡,她自己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。
  
  当年她被强制参军,她就没想过能活着回来,战场上子弹不长眼,谁知道那天就死在战壕里了……
  
  轻车熟路的找到自己家的家门,站在庭院的门前,海未整理一下思绪,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,放在门铃上的手抬起又放下,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了按了下去。
  
  “来了——”
  
  海未听的出来是她的声音,想想还是低头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容。
  
  “……海未。”
  
  里面的门被打开了,真姬穿着一件红色的和服,头发也被扎了起来垂在肩头,她站在玄关处看着院外的海未不由地愣了一下,随后鞋都没有穿就跑了过来打开了院门,扑进了海未怀里。
  
  “真姬!”
  
  海未急忙抱住了真姬,手中的行李也丢在了地上。 她感觉的到怀里的她在哭泣。
  
  “我不是按照信里的约定回来了吗?真姬很想我吧?对不起啊……”
  
  “呜……我,我才没有想你!”
  
   虽然在低声抽泣着,可还是那样不坦率的反驳着。
  
  “那真姬你急的鞋都不穿?”
  
  海未看了看真姬踩在地上的脚丫子,无奈地笑了笑。
  
  “那个,那是……”
  
  一时无语反驳,真姬脸都红透了,低着头,眼角还挂着泪珠,更是惹人怜爱。
  
  “是是,我知道,都是我的错,又让小真姬哭了,对不起。”
  
  海未把真姬抱了起来,脚放在了她的鞋上,这总比冰凉的地面好。
  
  “……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道歉。”
  
  真姬擦了擦眼泪,抬头看着海未说道。
  
  “谢谢。”
  
  吻了吻她鼻尖残留的泪水,打横抱起真姬走进了玄关。
  
  “母亲,父亲,我回来了,行李在门口帮我拿一下。”
  
  脱下军靴,朝着父母所在房间的方向打了声招呼,海未抱着真姬径直走向了卧室。
  
  “海未,快放下我,被爸爸妈妈看见就不好了。”
  
  真姬推了推海未,示意她放下自己,不过很明显地被无视了。
  
  “我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能抱了吗?况且父亲母亲不会介意的。”
  
  海未感觉自己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。
  
  “我介意,风尘仆仆的回来好歹去洗个澡换个衣服吧!”
  
  “那……真姬陪我一起。”
  
  不是疑问句,准确来说是命令。
  
  “诶?”
  
  直到走进浴室,海未才把真姬放下。
  
  “真姬的脚,刚刚踩到地上肯定脏了吧,我帮真姬洗洗吧。”
  
  “不,不用。”
  
  慌忙向后退了两步,却被海未拉了回来,因为光着脚踩到了水,一跤跌进海未怀里,最后两人双双落入了浴池中。
  
  “真姬没事吧?”
  
  拉起倒在浴池里的真姬,海未关心道。
  
  “海未才是,衣服都湿透了,贴在身上不舒服吧,还是快点脱掉洗澡吧。”
  
  “真姬也湿透了,所以一起吧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真姬无言,只是低着头慢慢走到海未身边,开始帮她解开军装的扣子,就像普通人家的妻子伺候丈夫洗澡那样。
  
  “那个,真姬……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  
  突然的举动让海未有些措手不及。
  
  “这是身为妻子该做的……”
  
  小声地嘟哝着,真姬自己也在害羞。
  
 ♢
  
  洗好澡,真姬晚饭都没有吃就跑回了卧室,海未知道她害羞了,也许还在闹别扭,不哄一会说不定要睡道场了。
  
  “真姬?”
  
  拉开卧室的移门,只见那人已经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了半个脑袋,而且并没有回应她,大概是睡着了。
  
  海未蹑手蹑脚地钻进真姬的被窝,却被真姬翻身抱住了,海未以为把她吵醒了,有些抱歉地抚了抚她的背。
  
  “吵醒你了?”
  
  真姬只是摇头。
  
  “真姬,这两年辛苦你了,对不起啊,当时没和你说一声就走了……”
  
  “你也知道啊……今后不会走了吧……”
  
  “当然不会!”今后要一直陪在你身边啊。
  
  “勉强再信你一次……”
  
  “我的大小姐不生我气了?”
  
  “没那么简单饶了你!”
  
  “那我只好用我的办法让真姬原谅我了……”
  
  “啊,海未干嘛!不要脱我的衣服,唔……”
  
  

评论(10)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