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希】归

◎深夜更文(躺

  # 3
  
  “……前面传来消息,园田大人在暴乱中殉职了,请节哀。”
  
  武士模样的男人说完,朝她鞠了一躬后转身走了,空留她一人在这神社里接受这个消息。
  
  “骗人的吧,海未亲……”
   ……
  
  希猛地从梦中醒来,额前的刘海被汗湿了,黏在额头上有些难受,背上的衣服也是,梦里那一切都太真实了,真实的令她害怕。
  
  (梦一般都是和现实中相反的,没事的……)
  
  希在尝试着安慰自己,为了不吵醒凛,她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,想出去散散心。
  
  她的房间出去就是神社的后院,神社在山上,又因为是凌晨,周围都非常的安静,希从后院走了出去,来到了神社的正前方,快要入秋了,两旁的树的树叶也开始凋零了。
  
  因为太过安静,突然传来的喘息声和脚步声希都听的一清二楚,她吓了一跳,这么晚还有人来神社。
  
  她怀着疑问朝鸟居那走了过去,离鸟居还有好几级台阶的地方站着一个人,似乎爬了上来很吃力,正站在那休息。
  
  “是希吗……”
  
  那人注意到了希,虽然带着喘息希还是认出了那人的声音。
  
  “海未!”
  
  希急忙走了下去,扶住了快要倒下的海未,焦急地问道。
  
  “海未你怎么了?受伤了吗?不要紧吧?”
  
  “中了埋伏……外面不安全……”
  
  “先进屋再说吧。”
  
  意识到外面可能有危险,希立刻扶着海未往神社后院走,安全先保证了才能救海未。
  
  点亮偏房的蜡烛,希这才看见了海未腹部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,心里咯噔一下,拿开海未捂着伤口的手,解开衣服,便看见了一个近一寸长的伤口,显然是匕首或者太刀刺伤的。
  
  希打来清水,洗净海未伤口旁的污血,做了个简单的包扎,只希望可以稍微减轻一些海未的痛苦,毕竟明天才能去找医师来医治。
  
  包扎好伤口后,海未早就昏睡过去了,看着烛光下脸色惨白的海未,希的眼泪不禁在眼眶里打转,努力着不让它流出来,可还是失败了。
  
   坐在的床铺旁守了她一夜,直到天明,光照进来,希才意识到第二天了。想站起来出去找大夫,可跪坐了一夜,希的腿都失去了知觉,站起来时险些摔倒。
  
  “要快点……”
  
  希看了眼躺在那的海未,走出了房间。
  
  和西木野医师赶回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,凛醒来后自己一个人在后院玩耍着,看见希回来了就立刻跑了过去。
  
  “希姐姐到哪去了,凛一个人在家也好乖的哦喵!这个红头发的姐姐是希姐姐的朋友喵?”
  
  “是啊,希姐姐现在有事要忙,所以凛再乖乖在这待一会,咱们晚上一起去吃拉面好不好?”
  
  “好喵!”
  
  看见凛答应了,希摸了摸她的头,领着真姬走进了海未的房间。
  
  “……伤口不是很深,失血过多,不过不是很严重,我给你开几服补血的药,修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  
  听完真姬的话,希算是松了一口气,“谢谢你啊,小真姬。”
  
  “不必言谢……这几天暴乱的游民越来越多了,小心点。”
  
  “嗯……不如我把凛送给小真姬当徒弟吧!”
  
  “那是什么,意味……”
  
  真姬还没说完,希早就走出去叫凛去了。
  
  “凛酱,真姬姐姐说要教你医术,你愿意吗?”
  
  “愿意喵!”
  
  凛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是听上去很有趣的样子就答应了。
  
  “喂!好好听人说话啊!”
  
  就这样,凛被强塞给真姬做了徒弟。
  
  “真是的,下次不会帮你了!”
  
  “嘛嘛,小真姬下次见哦!”
  
  牵着小徒弟的手,真姬走出了神社。
  
  (凛酱至少安全了……)
  
  回到房间时,海未迷迷糊糊地醒了,虽然全身无力,可勉强能说上话。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“海未!你醒了吗?怎么样了?伤口还疼吗?”
  
  一上来,希就握住了海未的手,连珠炮似的问了好几个问题。
  
  “没事了……”
  
  海未勉强扯起一抹微笑回答道。
  
  “骗人!……救了那么多血,还敢骗咱说没事!”
  
  “别哭啊……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
  
  “……海未手下不是有很多武士,怎么会……怎么会中埋伏的?”
  
  沉默了一会,希问道。
  
  “有人背叛了我,把围剿的情报告诉了那些人……”
  
  “背叛?!”
  
  惊讶之余也明白了海未为什么受伤。
  
  “……海未还是先休息吧,别勉强。”
  
  “……嗯。”
  
  待海未睡下,希才从房间里出来,她已经猜到了背叛海未的人会是谁了,如果不是为了那点钱也许!也许就不会……
  
  跪坐在走廊里,希觉得胸口很疼,心更疼。

评论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