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【海鸟】我要逮捕你的心

  # 14
  
  合上笔记本,放进口袋里,小鸟叹了一口气。
  
  调查进行的不是很顺利,死者是没多久前刚来的,履历上说以前是青木公司的,不知道怎么就辞职跳槽到绚濑公司了,疑点现在又在青木公司,自己又有的跑了。
  
  走出绚濑公司的大门,外面早已经变成了黑夜,一个下午都在和别人谈话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,小鸟觉得自己嗓子都要冒烟了。
  
  马路对面的自动贩卖机在昏暗的街道上显得特别显眼,小鸟朝那走了过去,想买点喝的,她的嗓子干的不行。
  
  从口袋里掏出几枚硬币投了进去,习惯性按下了黑咖啡,虽然可能导致晚上睡不着,可小鸟还是毫不介意的拉开了拉环喝了一口,她觉得她的嗓子活过来了。
  
 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,把空罐子扔进售货机旁边的垃圾桶后,小鸟开始往家的方向走,累了一天她只想洗个澡然后躺床上。
  
  (希望希把文件处理完了……)
  
  一路上都想着工作上的事,小鸟不禁觉得自己有工作狂潜质。因为离家不是很远,小鸟没有选择坐电车,而是走路回家,即使累的都走不动了。
  
  打开公寓的门,随意地脱掉鞋子赤脚走了进去,随后扑在了自己的床上。
  
  “啊,活过来了……”
  
  蹭了蹭自己的枕头,小鸟觉得幸福极了,甚至想不洗澡直接睡觉,然后她真的那么干了。
  
  ♢
  
  “绘里,”海未敲了敲绘里的房门,“睡了吗?”
  
  “没呢,进来吧。”
  
  绘里刚刚洗完澡,头发都还在滴水,就这样随意穿了一件睡衣,披着头发坐在沙发上。 房间里只点了一盏台灯,阳台的窗户打开着,晚风不断地吹进来。
  
  “你也不怕感冒。”
  
  海未顺手拿起床上的毛巾就丢了过去,就算这人成年了也要人担心。
  
  “我可是有着俄罗斯血统的,怎么可能那么容易……啊嚏——”
  
  绘里接住了毛巾放在一边,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一个喷嚏。
  
  “……你还是乖乖擦干你的头发吧。”
  
  “话说,海未你有什么事吗?”
  
  “你公司里有员工死了你知道吗?”
  
  海未随意地坐在了绘里的床上,看着绘里,问道。
  
  “知道……是隔壁公司跳槽过来的,我原本还在怀疑他会不会是来窃取商业秘密什么的,结果他现在已经死了。”
  
  绘里用毛巾擦着头发的手停了一下,随意将毛巾挂在脖子上,风轻云淡的说道。
  
  “我觉得可能已经窃取了……有杀人灭口的可能性不是吗?”
  
   海未顿了顿,随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。
  
  “……需要情报吗?”
  
  “不需要,我自己去调查。”
  
  无视了绘里献宝似的表情,摆了摆手走出了她的房间。
  
  ♢
  
  海未选择了员工下班后这个时间段进去,并确定目标没走后,躲过摄像头和零星几个保安,便顺利到达了这次目标所在的房间。
  
  “喂,你是谁?”
  
  对方没有理他,径直朝他走了过来。
  
  “有什么事明天说,我已经……”
  
  突然扼住脖子的刀刃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停止了说话。
  
  “青木公司总经理……啊,找对了。”
  
  海未拿起桌子上的名牌看了一眼,然后又丢回了桌上,她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示意他坐下,当然,架在那的匕首让他也不得不这么做。
  
  “不,不要杀我!我,我……”
  
  “我只问你几个问题而已,你知道那个最近跳槽到绚濑公司的人吧?”
  
  “你,你在说什么!我不知道!”
  
  “这样就不对了,还请好好回答。”
  
  刀刃在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就留下了一道血痕。
  
  “是我派的!是我派去,派去盗取商业信息的,但没有成功他就已经死了!”
  
   男人感受到脖子的疼痛后吓了一跳,惊慌地回答道。
  
  “不是你杀人灭口?”
  
  “是猝死的,尸检报告就在我桌上!”
  
  海未收起匕首,拿起桌角唯一一张纸,果然是尸检报告,上面明确写了是长期服用毒品后致死,看来他没有撒谎。
  
  “咚咚——”
  
  敲门声让海未一惊,她没想到这个点还有员工。
  
  “青木总裁,我是警视厅的南小鸟,有件案子涉及到贵公司,可以配合一下调查吗?”
  
  然而是比员工还难搞定的人物,刚想让男人赶走南小鸟,海未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。
  
  “救命啊!有人要杀我!”
  
  转头才发现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已经跑到门口了,开始求救,椅子就是被他推过来的。
  
  “可恶。”
  
  “不许动,你被逮捕了!”
  
◎我没吊胃口,这是过渡(正经脸

   
评论
热度(41)
更新时间一般为周末,摸鱼和更正文不定!
师匠厨,不喜枪师徒、李书文师匠,有士·郎·的一切cp,不吃bl,脾气暴躁,你要是敢ky,我不但挂你,还会骂你
主推:
fgo/凯尔特百合组
ll/海鸟、海all
ow/双飞、猎寡
东方/咏唱、竹林、结界
舰c/赤贺、长陆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