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鸟】囚笼

◎《BLEACH》设定
◎破面小鸟x死神海未,囚禁play
  
  囚笼 (1)
  
  “吼——!”
  
  原本充满雾气的天空撕开了一道黑色的口子,巨大怪物从口子里慢慢走了出来……
  
   原本只是平常的交接任务,从尸魂界穿过断界到达现世,换后辈回去,顺便呆一两天等待下一位来现世实习的后辈,或执勤的队员。可今天却与往常不同——遇到了基力安级别的大虚。
  
  『这里是园田,在现世遭遇基力安,请求支援,完毕。』
  
   借着雾气,海未一边向尸魂界报告,一边用鬼道压制着虚的行动。
  
  『收到,结界已设置完毕,请在支援队到达之前尽量避免伤亡,完毕。』
  
  关闭了通讯,幸好旁边就有一块开阔的空地,海未开始把虚往那引,却突然看见了身后浓雾中的隐隐约约有个人影。
  
  (不是设置了结界吗?!怎么会还有人闯进来……)
  
  为了确认是不是人类闯了进来,海未只好瞬步过去一探究竟,可刚一靠近那个人影,骇人的灵压便压的她喘不过气来,跪在了草地上,随之而来的气流吹散了周围几米内的雾气,海未这才看清了那个人影——
  
  是一个少女,亚麻色的头发,可爱而精致的面孔,可胸口的虚洞,头上残缺的假面却在诉说着一个事实 。
  
  她是『破面』。
  
  “你……已经在我的囚笼里了。”
  
  少女笑着说道,温柔而动听的声音反而让人不寒而栗。
  
  “破面……”
  
  海未已经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了,她不可能打赢一只破面,现在她面临的只有死亡,仅仅是时间问题。
  
  “你在想什么?让我猜猜……‘自己会死吗’这种问题?”
  
  少女说着笑了起来,走到了海未身边,慢慢收起了灵压。
  
  “别担心,你陪我玩,我就不会杀你哦,或者……做我的玩具。”
  
  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句,海未连拒绝的机会也没有,也不可能有。
  
  “呐,为什么不说话?小鸟喜欢你哟,所以不会杀死你的,别害怕。”
  
  像是在关心海未,少女摸了摸海未的头。
  
  “你是虚,是破面不是吗?怎么会喜欢一个死神……杀了我吧。”
  
  海未觉得少女仿佛在嘲讽她,『喜欢』这种感情真的会出现在虚的身上吗,或者说心里?
  
  可虚没有心。
  
  “海未是很温柔的人……不会说这种让人伤心的话的!”
  
  强大的灵压再次让海未喘不过气来,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了,随后昏了过去。
  
  海未本以为自己应该已经死了,可没找到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  
  ♢
  
  “找到园田九席了吗?”
  
  “没有,只找到了她的佩刀……”
  
  “可恶,当时没想到会出现瓦斯托德以上级的虚!”
  
  “园田九席凶多吉少……恐怕已经……”
  
  “……回尸魂界,择日……举行队葬。”
  
  “是。”
  
  支援队赶到时已经晚了,海未灵压的痕迹早已消失,只留下了大面积的破面的灵压,基力安级的大虚也消失了,虽然没有发现剧烈打斗的痕迹,可遇上那种级别的虚没有队长级别的实力可谓九死一生,活下来的几率十分渺茫,支援队回到尸魂界后,报告了在现世的情况,并判定园田海未已牺牲……
  
  ♢
  
  虚圈的虚夜宫中,来了一位死神,十刃们并不在意,那么一个弱小的灵压对他们造成不了威胁。
  
  “这么随意放她出去玩真的好吗,蓝染大人?”
  
  “没事,她只是寂寞了去找玩具玩的小孩罢了,银。”
  
  “哦呀……”
  
  ♢
  
  “……呃,唔……”
  
  (我这是在哪?)
  
  悠悠转醒,海未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身上的死霸装被脱掉了,只留下了洁白的里衬,自己的斩魄刀也不在身边,手腕被铐上了锁链,她感受到了周围算是瓦斯托德级别以上的虚的灵压,即使没被锁住,出去也是行不通的。
  
  透过墙上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灰色、黑色和白色所构成的世界,仿佛只有黑夜,挂在天上的月亮也只是个摆设罢了。
  
  “虚圈吗……”
  
  “是的哦。”
  
  原本只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,却突兀地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,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。
  
  “海未酱休息的好吗?”
  
 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连衣裙,走到床边询问道,甜美的声音犹如罂粟,让人迷恋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海未不懂她为什么不杀自己,还要把她带到虚圈里,她没有做声,只是看着小鸟。
  
  “嗯?小鸟脸上有脏东西?还是……因为小鸟太可爱了?”
  
  少女掩着嘴笑了起来。
  
  “海未酱觉得小鸟可爱吗?”
  
  小鸟一只手撑在床边,另一只手扯住了海未的衣袖,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
  
  暧昧的距离让海未一惊,她想后退,后背却撞在了冰凉的墙壁上。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“不喜欢小鸟靠这么近吗?”
  
  抚摸着海未的脸庞,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嘴角,看着对方变得面红耳赤,小鸟心满意足地走开了。
  
  “为什么要做这些事……”
  
  海未的手抓着被子,有些反感的问道。
  
  “为什么呢?……啊,因为我喜欢海未酱啊。”
  
  敲了敲自己的额头,小鸟顿了顿,随后笑着说出了答案。
  
  “喜欢到想一个人占有你……把你囚禁在只有我的世界里。”
  
  后面一句虽然声音变小了,可海未还是听见了。
  
  【未完待续,滑稽】

评论(6)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