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鸟】囚笼

(2)
  
  安静的房间里,除了时不时有金属之间碰撞的声音外,只有两人的交谈声。小鸟坐在桌子旁,吃着自己的起司蛋糕,这是她今天特地去现世买的,因为虚圈没有特定的时间概念,海未昏昏沉沉地已经不知道过了几天了。
  
  “我……来这几天了?”
  
  “……三天了,”小鸟用叉子抵住嘴唇想了一下回答道,“海未酱要吃吗?”
  
  “蛋糕吗……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。”
  
  海未看了看她指着的起司蛋糕,摇了摇头,何况她也不方便,手铐和锁链抑制了她的行动。除了三餐和一些特定的情况外,一直都是锁着的。
  
  “想出去吗?”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突然的一个问题让海未愣了一下。
  
  “海未酱想出去吗?”
  
  小鸟放下了叉子,站了起来,笑着看着海未,问道。
  
  “……不怕我逃走吗?”
  
   “不怕。”
  
  说着,走上前去,拿起海未的手,打开了手铐,手腕因为长时间和手铐摩擦已经磨出水泡了,有的已经破了,浓水都流了出来。
  
  “等……稍微等我一下。”
  
  小鸟盯着海未的手腕看了一会,突然跑出了房间,待她回来时,手里多了一些绷带和药膏。
  
  “手,给我。”
  
  小鸟坐床边,细心地给海未的消毒,然后缠上绷带。这是海未第一次觉得小鸟很温柔,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她的头,那撮独特的毛摸起来还意外的舒服。
  
  “对不起,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  
  突然意识到这样很不礼貌,海未立刻收回了手,道歉道。
  
  “真是的……想摸就不要找借口啊。”因为小鸟喜欢你啊。
  
  小鸟低着头,海未看不到她的表情,想大概是生气,其实是害羞了。
  
  ♢
  
  虚空中撕开了一道口子,随后穿着义骸的小鸟和海未来到了现世。久违的阳光有些刺眼,过了几秒海未才适应。小鸟倒是像极了人类,对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的样子。
  
  (我们原本都是人类啊,我可真蠢。)
  
  海未有些自嘲地想道,不禁笑了笑。
  
  “海未酱在笑什么?”
  
  突然靠近的小鸟吓了她一跳,条件反射地退了两步。
  
  “小鸟……很可怕吗?”
  
  小鸟歪着头疑惑地问道。
  
  “不,没有,我走神了而已。”
  
  海未连忙解释,就怕被误会了一样,明明和她是敌人。
  
  “那就好,我们走吧。”
  
  “……诶?”
  
  挽住海未的手臂,小鸟拉着她往城市里走去。
  
  女仆咖啡厅,街角的小公园,学校旁的甜品店……小鸟带着她去的地方,一切都是熟悉,又是那么陌生,自己好像来过,却又好像不记得了。
  
  海未觉得头有点痛,一阵一阵的,揉了揉太阳穴,一点都没有缓和的样子,反而感觉更痛了。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“海未酱,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  
  小鸟察觉到海未有些异常,停下来关心道。
  
  “没,没事……”
  
  蹙着眉,强忍着疼痛,海未并没有和小鸟说。
  
  “我们还是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  
  又回到了那个公园,海未坐在长椅上,正值秋天,凋零的树叶落的满地都是,又是傍晚,整个公园显得很冷寂。
  
  “海未酱刚刚是不是不舒服?”
  
  小鸟刚刚从公园的售货机那回来,手里多了两瓶水,将其中一瓶递给海未后问道。
  
  “不,没事。”
  
  海未还是打算隐瞒,毕竟她觉得只是件小事,并不值得一提。
  
  “海未酱不舒服记得告诉我,生病了我会……”
  
  “园田九席?!”
  
 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小鸟的话。小鸟转过身,是一个死神站在那,他腰间的太刀已经被拔出握在了手中。
  
  “园田九席你还活着啊!大家都以为你死了,快和我回尸魂界吧。”
  
  那男人激动地说道,丝毫没有注意到海未身边那个异样的灵压。
  
  “你不用管我,快走。”
  
  是和她同届的同学,海未并不想连累他,她知道小鸟可能会杀了他的。
  
  “这怎么可以!”
  
  他向海未那走了过来,却突然停住了脚步,站在那不动了,与此同时,海未也感受到了那股巨大的灵压,她意识到不好了,转头看向小鸟——灵骸早就被脱了下来。
  
  “我叫你快走啊!”
  
  男人这才注意到了小鸟,原本的少女早已不是本来的样子,手中红色的虚闪已经开始凝聚。
  
  “破面!”
  
   “海未酱……不能让给你哦。”
  
  “小鸟不要啊!”
  
  他吓了一跳,握紧了手中的斩魄刀,还没来得及反抗,虚闪已经穿过了他的身体,连同斩魄刀一起。
  
  一秒钟就结束了战斗。
  
  “……骗人的吧。”
  
  男人倒在了血泊中,灵压已经消失了——他死了。 海未站在原地,目睹了这一切,但无能为力。
  
  “让海未酱看到这个真的很抱歉,下次我会处理完再带海未酱来的。”
  
  小鸟用着有些抱歉的语气说道,对于刚刚那件事她仿佛稀松平常。
  
  “为什么要杀他……我不是说了不会逃走吗!你为什么杀他!为什么!你这个混蛋!”
  
  海未几乎撕心裂肺地喊了出来,她眼睁睁看着她的队友死在了她的面前。 她早就想好了,本来就逃不掉,就不逃了。现在她只觉得,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少女就是一个恶魔。
  
◎写得开心叨~来个彩彩的病娇神曲会更配哦!抖m之魂都燃烧了

评论(12)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