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姬】军医,你暴露了


  
  1
  “她还是什么都不说吗?”
  
  “是的。要……拷问她吗?”
  
  “不,先等等。”
  
  真姬的军队打下了敌国的一座小镇,在清理战场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受伤的敌军军官,她被带了回来,并且接受了最好的治疗,作为回报,他们却没得到一丝一毫的情报。
  
  (该说什么呢……固执?死板?啊啊,真是麻烦的人物。)
  
  当时看到她的时候,她正准备自杀,跪坐在已经被炮弹和子弹打的破烂不堪的帐篷里,手里的手枪顶着自己的太阳穴,要不是自己的副官反应快夺下了枪,那个人恐怕就死了。
  
  真姬的军队行军到一座离前线最近的小镇,灰白色的建筑物参差不齐的耸立在这一片暂时和平的土地上,主干道路上也是杂草丛生,原本住在这的人因为战争也早就搬走了。
  
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有的楼房还不是很破旧,派人整理打扫后勉强还可以给伤员住。
  
  推开老旧的木门,再走过一个回廊,最里面的一间就是她的房间。毕竟要和普通的士兵区别开来,要是投降了归顺了自己那可是不得了的事。
  
  朝门口站岗的士兵点了点头,随后礼貌性地敲了两下门,然后推门走了进去。
  
  她早就已经醒了,深蓝色长发披在肩头,雪白的衬衫,依稀可从袖口和领口看到身上绑着的绷带,靠坐床头望着窗外,她还不能自由行动,手臂、胸口、腿上都有伤,当时没死已经是个奇迹了。
  
  “喂,感觉怎么样?”
  
  真姬今天没有穿军装,穿的是私服,这样也许可以让这个人放松一点,毕竟她身处敌营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
  
  她转过头来,凌厉的琥珀色眸子看着真姬,问道。
  
  “军医,西木野,你呢?”
  
  真姬撒了个慌,又不算,她以前是学医的,但现在并不是军医罢了。
  
  “……园田海未。”
  
  果然是世代从军的那个世家,就算是个女人也让他们吃了个够呛。
  
  (好想收入麾下啊!)
  
  把椅子搬到床边坐下,真姬想借着自己“军医”这个身份撬开园田这张嘴。
  
  “伤,怎么样了?”
  
  真姬指了指海未的腿,那是最严重的一处伤,也许不是那一枪自己可就抓不住她了。
  
  “嗯……好多了。”
  
  海未隔着床单摸了摸自己腿,尝试着移动却扯到了伤口,疼痛让她不由地蹙起了眉,顿了顿说道。
  
  “喂,你当我是小孩子吗?这么低级的谎话,扯到了伤口就不要动了,”真姬指着海未的脸用着教训人的语气说道,“你想说什么都写在脸上了。”
  
  海未只是一惊,自己已经好久没被别人教训过了,这个军医倒是第一个。
  
  2
  “觉得闷吗?”
  
  真姬坐在病房窗户旁的椅子上,久违的阳光映照在她的脸上,显得气色好了许多,她看着床上焦躁不安的海未说道。
  
  “不,只是在担心……”前线的战事如何。
  
  她身上的伤痛不允许她做过多的运动,这里的防守也不会弱到哪里去的,想逃出去就是在开玩笑。
  
  “担心什么?西木野将军不会……”
  
  “西木野?”
  
  同样的姓让海未兀地打断了真姬的话。
  
  “嗯……那是我哥哥。”
  
  真姬差点说漏嘴了,这可不是当儿戏的时候,暴露可就前功尽弃了。
  
  “你们兄妹差别真大,要不是你哥哥也许我不会躺在这。”
  
  海未一直低着头,以至于没有发现真姬有些许慌张,但话语中带着厌恶,真姬还是听出来了。
  
  “你如果能贡献出一点有用的东西,说不定就可以回去了不是吗?”
  
  “你是一个中立的医生,而我是一个忠义的军人,我不能背叛我的国家不是吗。”
  
  尝试劝她说出一点情报,显然是失败了。
  
  (固执的就像一块石头!)
  
  “据我所知,你国家的暴政不值得我做个中立的医生,我的良知让我偏向于我所属的国家,为什么还要为那种国家效力?”
  
  真姬站了起来,走到了她的床边,看着海未,她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海未只是沉默,她觉得自己没有回答她的必要,也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她。
  
  “算了……你好好休息。”
  
  揉了揉自己红色的微卷头发,她放弃了等她回答自己,头也不回的带上门走了出去。
  
  (我惹她生气了?……)
  
  海未想不明白,但她觉得要向西木野道歉,与此同时她也想到了“西木野真姬”名字,还有军医那头红发,她真的不是情报中所说的西木野将军吗?
  
  据她所知,西木野家只有一个独女,没有男孩子,旁系家族也没有比她年长的。
  
  (西木野军医,你暴露了。)
  
  海未勾起了嘴角,看向真姬刚刚坐的椅子上。

评论(4)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