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姬】军医,你暴露了(将军,你别生气了)

  3
  海未已经对真姬的身份心知肚明了,但还是像平常一样,她把真姬当做军医,而真姬还在旁敲侧击的想让她归降。
  
  “西木野桑,我的腿什么时候可以走路?”
  
  她来这要半个月了,而西木野的军队也在这停了半个月,她担心西木野等不急她给她情报就攻打下一个城镇了,到时候那边更会相信自己已经投靠了敌军这件事是真的,那么自己的家人也会更危险。
  
  (不如……)
  
  “恢复的很好,你如果觉得自己可以,不妨下地走走。”
  
  真姬事先就准备了拐杖给她,只是一直在静养没有用到罢了。
  
  “对了,可以给我些纸和笔吗,闲着无聊想写点东西。”
  
  “我一会叫人给你送来,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  
  真姬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理了理皱了的衣服,夹着她的病历走了出去,桌上还放着没喝完的茶。
  
  等到东西送来已经是晚饭后了,她房间里的灯已经被外面的士兵熄了,海未从床上坐了起来,靠着窗外时不时扫过的探照灯的亮光拧开了钢笔,开始在士兵送来的纸上写着什么。
  
  “将军,本田将军又发电报来了,催您快点拿下敌军的下一个城镇。 ”
  
  “他个老头子懂什么!电报给我扔了。”
  
  西木野没好气的说道,她换回了军装,正坐在临时的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的听着通讯兵读着各处发来的电报。
  
  “将军,那个战俘不知道怎么跑出来了,说要见你。”
  
  门外的卫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说的话让真姬一愣,接着站了起来想从后门离开。
  
  “说我不在,不见。”
  
  “有敌军所有的防卫部署作为交换也不见吗,军医西木野桑?”
  
  外面的人高声说道。真姬站在原地,显而易见,自己的身份她早就知道了。
  
  “让她进来,你们都出去。”
  
  “可是……”
  
  “我能应付,带他们出去。”
  
  真姬打断了卫兵的话 ,她可期盼着这个人归降自己很久了。看着通讯兵一个个从门口消失,然后她拄着拐杖走了进来。
  
  “你想清楚了?”
  
   “……不用半天,不费一兵一卒打下下一座城镇。”
  
  海未没有正面回答她,但是说出了她意料之中的话。
  
  (我就知道你有这个本事!)
  
  “条件是……我父母的生命安全。”
  
  “成交。”
  
  4
  “按你的要求,你的父母已经安全送到我国首都,我的要求呢?”
  
  天才蒙蒙亮,就打下那座城镇,不费一兵一卒的。真姬按照海未给的防卫部署情报,半夜突然奇袭,远远的炮轰已经让敌军死伤惨重,进去后也只是几个逃兵败将,随随便便就救出了海未的父母。
  
  “这是我的归降书,除非战争结束,我都会一直辅佐你的,”海未已经下了决定,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写的归降书,“西木野将军。”
  
  “园田副官,恭喜你入职。”
  
  真姬拿起那归降书看了一眼,随后放下,笑着说道。
  
  5
  “西木野将军,西木……”
  
  “小声点,士兵。”
  
  一个刚刚参军的士兵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,显然是有急事而在大声叫道,却被另一个声音制止了。
  
  “园田副官,西木野将军呢?有敌情。”
  
  新兵第一次作战显然很紧张,从战壕里跑到指挥营里,脸上已经满是豆大的汗珠,背后的衣服都汗湿了。
  
  “跟我说就好,不用那么慌张。”
  
  海未拍了怕他的肩膀,示意他放松。
  
  “西木野将军呢?”
  
  “她……嗯,昨晚睡的太晚了,还在睡觉,不用打扰她,我来就好。”
  
  新兵的追问让海未有点心虚,她摸了摸鼻子,瞥了眼身后的帐篷。
  
  “笨蛋海未!”
  
  可以清楚的听见后方传来的怒吼声。
  
  “你先去叫战士们做好防御准备,我,我和将军马上就来。”
  
  海未转身朝帐篷走去,想起有敌情,转身又交代了两句才走了进去。
  
  “是……”
  
  新兵蛋子表示一脸懵逼,又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,赶紧又跑回了战壕。
  
  “小真姬,快点起床了,你的士兵还等着你呢。”
  
  “你少来,昨晚哪个混蛋跑进我帐篷里来的?你去指挥,但愿对面那群混蛋的炮弹长了眼睛,炸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(我当时干嘛费尽心思收这个人入麾下?!)
  
  (啊,将军生气了,这里又买不到番茄,尴尬了,要被军法处置了。 )
  
  “那我去送死了……?”
  
  “……给我回来!给我拿衣服。”
  
  海未三步一回头地朝外面走去,果然还没到门口就被叫住了。
  
  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不生气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走开!”

评论(3)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