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【Pharmecry】失联

  2
  
  黄昏到来的很快,气温也在下降,比起到达时的闷热,现在除了烤火和裹紧身上的作战服,士兵们别无选择。
  
  简易帐篷被让给了伤员,法芮尔已经在树荫下靠了一下午,腰部肌肉因为突如其来的爆炸而拉伤,疼痛也伴随了一下午,她的部下需要医生,当然,她也需要。
  
  “中尉,您去睡会吧,我来守夜。”
  
  一位士兵从帐篷里走出来,他是飞船的驾驶员,因为跳伞及时并没有受什么伤,还帮着照顾伤员。
  
  “辛苦你了。”
  
  法芮尔不打算客气,站起身走进了帐篷,她也许真的需要休息了吧,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,一向浅眠的她还做梦梦到了远在直布罗陀的她的恋人,安吉拉。
  
  然而好梦并不长久,她不脱下机甲是正确的,凌晨两点左右,一位士兵叫醒了睡梦中的法芮尔,智械似乎发现了他们的藏身之处,正在朝绿洲这边行进。
  
  “中尉,我们撤退吧。”
  
  士兵眼里满是恐惧与担心,他在尝试着说服法芮尔撤退。
  
  “这里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,很容易暴露,在绿洲还有机会可以抵抗,出去只能当靶子。”
  
  她知道她的部下里还有新兵,还没有经历一次战斗,何况现在失去补给,伤员众多,各种不利的情况都在向他们靠拢。
  
  “现在的情况大家都知道!不可能赢的!”
  
  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是会出问题,士兵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了,一个护送任务,现在却快要把命送了。
  
  “士兵,注意你的言辞!”
  
  法芮尔是他们的长官,她不能让一个人毁了一支军队,她也不能放弃这一个人。
  
  “准备作战。”
  
  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腰,疼痛还在她的忍受范围之内。
  
  (如果能撑过今晚的袭击,不,没有如果,是必须撑过去。)
  
  战斗开始了,因为弹药的有限,法芮尔每一枪都打的非常谨慎,火箭弹造成伤害的同时,溅起的沙土妨碍了她的视线。
  
  可智械似乎只是派了那么一小队来探探虚实而已,并没有大举进攻,在绿洲外就被歼灭了。
  
  ♢
  
  与法芮尔失联的第一天。
  
  安吉拉失眠了,她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点惴惴不安,在床上躺了好久都没有睡着。
  
  医生放弃了,她穿上她的拖鞋,准备去外面走走,顺便给自己煮一杯咖啡。
  
  路过温斯顿的房间时,还可以看到从门缝里泄出来的灯光。
  
  (这么晚还不睡可不行。)
  
  安吉拉决定进去说说这位非人类科学家。
  
  “妈的!”
  
  一句粗口把她吓了一跳,这声音显然是莫里森的,他们似乎还在温斯顿这,仅管已经是凌晨了。
  
  “那群铁皮脑袋从哪找来的干扰系统!”
  
  医生站在门前,原本准备推门进去的手垂了下来,她想听听看这群人半夜不睡觉在聊些什么。
  
  “我们必须去找她。”
  
  “莉娜,你知道那的沙漠有多大吗,就算去了通讯设备不能联络,也是找不到法芮尔的。”
  
  (法芮尔……)
  
  安吉拉确信她从科学家嘴里听到了自己恋人的名字,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手已经先快一步推开了面前的门。
  
  “博士!”
  
  莉娜的直觉告诉她,她以后去医务室连绷带都没有了,特别是那个时候还瞒着她,跟她撒谎。
  
  “莉娜,我请你解释一下。”
  
  医生板着脸,问道。
  
  “嗯……有人和我们失去了联络,我们正在找他们。”
  
  拐弯抹角地说出了事情的一半,她在博士面前没办法叫出那个名字。
  
  “那个人是谁?”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“法芮尔,法芮尔·艾玛丽。”
  
  老兵打断了莉娜,他不喜欢这么磨磨唧唧的,也许应该早点告诉她,这次是他的错。
  
  “那个时候我就应该看出来……”
  
  博士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差昏过去,然后被抬进医务室了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抖,双手不由地抱在了胸前。
  
  “我们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……博士。”
  
  温斯顿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道,抬头看了一眼安吉拉,但他手上的查找工作也没停下。
  
  “所以现在的情况是?”
  
  “没有消息,因为智械的信号干扰,和法芮尔失联了。”
  
  安吉拉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努力保持冷静,她不相信法芮尔会出事,除非她亲眼看见。
  
  “我要去找她。”
  
◎等博士着急哭哭了就可以放鸡了(不

 
   
评论(18)
热度(35)
  1. 最爱小鹰法芮尔森然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法鹰家有个天使森然 转载了此文字
更新时间一般为周末,摸鱼和更正文不定!
师匠厨,不喜枪师徒、李书文师匠,有士·郎·的一切cp,不吃bl,脾气暴躁,你要是敢ky,我不但挂你,还会骂你
主推:
fgo/凯尔特百合组
ll/海鸟、海all
ow/双飞、猎寡
东方/咏唱、竹林、结界
舰c/赤贺、长陆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