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Pharmercy】失联

  3
◎哈娜小天使上线,父女组卖萌中
◎过渡真难写
  
  安吉拉一夜没睡,待她走出温斯顿的实验室时,天已经亮了,一个晚上的努力并没有得到什么大的进展,只知道了飞船最后一次发出信号的地点,离目的地十几公里远的上空,并不是什么有用的情报。
  
  “我不会允许你以身犯险,安吉拉。”
  
  莫里森的话让医生的头隐隐作痛起来,她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桌上的那盆植物绿的刺眼,她又想法芮尔了。
  
  鼻子不由地发酸,喉咙里像有什么堵住了一样,安吉拉吸了吸鼻子,情况并没有好转,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她的眼眶溢出,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自己的衣服上。
  
  安吉拉坐回了自己的座位,双手捂着脸,小幅度颤抖的身体说明了一切。
  
  “安吉拉姐姐,安吉……”
  
  哈娜刚刚从韩国回来,她在走廊里一路小跑着寻找着那个温柔的医生的身影,想和她分享自己在韩国发生的趣事,当她小心翼翼推开医务室的门想给医生一个惊喜时,却噤了声。
  
  她没见过安吉拉哭,她的安吉拉姐姐总是微笑着的,在责备人的时候顶多皱眉,现在的她却在哭泣。
  
  (是谁惹安吉拉姐姐哭的?哦,这真让人生气!)
  
  医生并没有注意到推门进来的哈娜,等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抬起头时,映入眼帘的是桌子上粉红色兔子花纹的手帕 。
  
  “哈娜……”
  
  安吉拉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安慰,她收起了手帕,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,重新振作起精神。
  
  ♢
  
  “嘿,大叔,你知道是谁惹安吉拉姐姐生气的吗?”
  
  安娜从医务室出来走进了食堂,正好遇见了喝早茶的莫里森,小姑娘立刻凑了过去,问道。
  
  “不知道。”
  
  喝了口杯中的速溶咖啡,老兵回答道。
  
  “该不会是大叔你吧?”
  
  哈娜趴在桌子上,只是随口一说,可老兵却被口中的咖啡呛到了。
  
  “咳咳……咳,怎么可能!”
  
  活了这么多年却败给了一个小姑娘,说出去会被笑死的吧。
  
  “哈!心虚了!那肯定是你了!”
  
  哈娜夺过了莫里森想掩饰自己心虚的表情的咖啡杯,盯着那双炯炯有神的蓝眸说道。
  
  “我都是为了安吉拉好,你知道沙漠里有多危险吗!”莫里森解释道,“有去无回!”
  
  “安吉拉姐姐肯定有什么必须去的理由!”
  
  “你个小孩子懂什么。”
  
  莫里森心里明白,哈娜说的是对的,安吉拉爱法芮尔,她现在心里肯定无时无刻不挂念着她,但他也是指挥官,要为大局考虑,虽然快要退休了。
  
  “快把咖啡给我,等我喝完就去找安吉拉,要去救人也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去。”
  
  小姑娘先是愣了一下,手中的咖啡已经被老兵拿走了,她这才反应过来。
  
  “最爱你了,大叔!”
  
  隔着桌子抱着莫里森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,乖乖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。
  
  “真拿你没办法……”
  
  ♢
  
  埃及的沙漠里比直布罗陀要早两个小时迎来日出,智械的骚扰也在太阳升起前结束了,气温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升高,一改夜晚的寒冷。
  
  放下因为作战而发烫的火箭筒,法芮尔重新躺回了树荫下,她的拉伤似乎严重了。
  
  叫来部下打开一桶湖水,用纱布勉强做了冰敷,然后缠上了绑带,应急措施安吉拉还是教过她一些的,不过做的不太及时。
  
  (如果能行军至目的地,说不定还有遇到救援队的希望……)
  
  法芮尔若有所思地想着,以至于没听见她的副官在叫她。
  
  “中尉……中尉!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反应过来时,副官已经从帐篷门口走了过来,手上还拿着一小卷绑带。
  
  “我听说你受伤了,需要包扎吗?”
  
  “我刚刚处理好了,这些还是留给伤员吧。”
  
  法芮尔又开始想那件事,如果能搬来救兵,那么现在这种情况就能得以解决。
  
  “……中尉,你在想什么?”
  
  被副官的声音拉回现实,她觉得有必要这么做了。
  
  “我要去目的地。”
  
  “不行,我陪中尉你一起去!这太危险了,你也知道在空旷的地方飞会变成活靶子的!”
  
  “可没有别的办法了,我不能看着这些伤员死在我面前……还有,这里的指挥权交给你了。”
  
  法芮尔一面交代着一面穿上机甲,再从弹药箱里拿出了一些弹药,准备在太阳下山时出发。
  
  “但是!”
  
  “没有但是,士兵,这是命令。”
  
  她一旦决定的事,谁也拦不了。

评论(21)
热度(28)
  1. 最爱小鹰法芮尔森然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法鹰家有个天使森然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