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凯尔特百合组】不可不说的一加隆

(一)魔咒与忧愁

◎设定基本沿用hp,资料均参考百度

◎中长篇未定

  

  “Wingardium lev……”

  

  伴随着一阵魔咒念错后产生的闪光,梅芙本能的抬起手保护自己的小脸蛋,就算这样没挡住的部分脸颊也还是被熏黑了。

  

  这是刚刚入学没多久的小蛇们上的第一节魔咒课,前面不管是魔药课,还是魔法史都表现优秀的梅芙,却突然出了差错,她可是一个人练习好久魔咒,毕竟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两个薄弱的地方,比如念咒语。

  

  简单的悬浮咒因为不小心咬到舌头而念错了,第一节魔咒课就出丑,梅芙的脸羞的通红,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,周围的小蛇们也识趣的各干各的,丝毫...

没错,我就是她的darling!

2018-08-07 /  标签 : 梅芙 18 2  

【凯尔特百合组】监狱②

◎竟然有后续系列

  胶制的军靴鞋底与地板发出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,似乎这是第一次以这种身份走进那个女人的监狱,灰色的墙壁一直向前延伸着,最后脚步停在了一扇半掩着的门前,是一间审讯室。
  
  斯卡哈推门走了进去,就见她坐在正对着门口的椅子上休息,见到自己也不意外,反而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梅芙手撑着下巴靠在桌上,翘着二郎腿,丝毫没有起来迎接她的意思,也不难看出她刚刚审讯过犯人,脸颊上似乎因为挥动鞭子而溅到了几点血星。
  
  “又遇到什么难缠的犯人吗?”
  
  斯卡哈走上前去,还不等她回答,便伸手抬起了梅芙的下巴,用大拇指不留痕迹地擦掉了血迹。
  
  “……是少校啊,什么风把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监狱

◎战俘师匠x监狱长梅芙

  
  “斯卡哈。”

  梅芙念着她的名字,尾音微微上扬,她的手捏着女人的下巴,虽然很不情愿,可她还是应了一声。

  “啊,什么事。”

  手被反绑在了身后,长时间保持着这个姿势,斯卡哈的手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  
  联合军的败北,令斯卡哈等一行前线官兵被捕,这似乎也是帝国预料之中的事情, 连夜就来了一列火车将他们送到了由梅芙担任典狱长的监狱里。
  
  “我说,能不能不要老是冷着脸,明明有着不输给我的美貌。”

  说着,手顺着她的脸颊一直摸到脖颈,引得椅子上的女人微微颤抖了一下,可还是面不改色。
  
  与旁边审讯室穿出来的惨叫声不同,梅芙这边安静的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团子

◎我就随便写写,你们就把斯卡哈当成大个的汤圆就好了

  1
  『由于发生了不稳定的魔力波动……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……请各位从者注意。』
  
  梅芙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广播里的部分内容,她原本是在和斯卡哈久违的午睡,但作为御主的从者还是关心一下比较好。
  
  “斯卡哈酱,刚刚的广播你听到了吗?”
  
  梅芙揉着眼睛,另一只手想去扯对方的衣袖,可却什么都没摸到,疑惑地朝身侧望去,原本应该坐在自己身旁的人不见了,只出现了一个可疑的小团子。
  
  “斯卡哈酱?”
  
  梅芙尝试性地叫了一句,那个小团子竟然回头了。
  
  2
  斯卡哈变成小团子了。
  
  小小的,软软的,就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午睡

◎小甜饼
  
   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斯卡哈不记得了,原本只是因为有些劳累而靠在了那个女人肩膀上,为此还一直听她抱怨。
  
  “真是的,累了就自己回房间啊,不要靠在我身上……”
  
  梅芙像是不情愿似的推了推斯卡哈的胳膊,但对方好像并不介意,反而蹭了蹭她的披肩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休息。
  
  就这一次!肩膀借给你靠一会好了。
  
  梅芙这么想着,不由地瞥了一眼靠在她肩头的斯卡哈,其实也没那么让人讨厌嘛,明明长得那么好看,如果追求我说不定……等等,我都在想些什么啊!
  
  梅芙晃了晃自己的脑袋,不由地又看了一眼那个罪魁祸首,怕打扰她又不好说出声,只好用口型骂着“笨蛋、笨蛋”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幼师匠

◎年龄差
◎幼师匠的养成

  “喂,小鬼,我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  
  梅芙刚刚开车到达迦勒底幼儿园门前,就看见了斯卡哈从里面走了出来,她连忙跑过去,蹲下身子想抱起她,却被躲开了。
  
  “我没有让你这个阿姨接我。”
  
  虽然长着一张童稚的脸,性格却异常的成熟稳重,以至于寄养在梅芙这,梅芙却拿她没有一点办法。
  
   “呃……别的小朋友都有家长来接的,你没有会被笑话的哦。”
  
  梅芙在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和蔼可亲一点,不至于给斯卡哈留下什么坏印象,毕竟要一直生活下去,那个狗男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就把这个小家伙扔给了自己。
  
  “我自己会回家,阿姨你明天就不用来了。”
  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(二)醉

车翻了,还请走评论链接去微博🙃

【斯卡哈x梅芙】(一)酒

◎ABO,futa设定,不喜勿入
◎白领斯卡哈x陪酒小姐梅芙
  
  
  斯卡哈升职了,她自己倒觉得没什么,因为是Alpha,天生的优势让她比一般人更有利,就算在职场也是。
  
  “老师,我们晚上请你去喝酒吧,庆祝你升职。”
  
  正跟自己说话的是她的徒弟——库丘林,说是徒弟也只是一个下属而已,是个性格外向,格外像Alpha的Bata。
  
  “嗯,可以,这是你今天要核对完的文件。”
  
  说着把自己桌上的文件夹递给了库丘林。
  
  “老师,快下班了,饶了我吧。”
  
  他哀嚎着,活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狗。
  
  斯卡哈笑了,“那就明天做吧,顺带这个也交给你,”她坏心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各种小短篇 [关于日服的监狱活动]

◎梗来自日服的活动
  
  “呜……”
  
  梅芙一个人在房间的角落呜咽着,原因自然是和这次的活动有直接的关系。
  
  刚刚刷完活动关卡的斯卡哈,在御主下线后才回到了英灵宿舍,竟然目睹到高傲的女王梅芙在哭。
  
  “梅芙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
  
  “斯卡哈酱……”
  
  梅芙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,安慰的拍着自己后背的斯卡哈,扑进她的怀里就是一通痛哭。
  
  “呜哇~自从换了新衣服他们就一直用奶酪砸我,明明!明明我什么坏事也没做……”
  
  当梅芙哽咽的说出这句的话得时候,斯卡哈只能忍着不笑出声来,不然今天大概就不能抱着这个伤透心的女王大人睡觉了。
  
  ...

上一页 1/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