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flowers/夏组】丢人猫

◎摸鱼
  
  盛夏才刚刚过去,但却并未感到秋高气爽,午后的那股燥热依旧。
  
  “啧……”
  
  少女轻轻咂了下嘴,起身打开窗让风吹进来,她刚刚从午睡中醒来,周身的燥热感让她感觉非常不快。
  
  又不是盛夏,秋老虎还真是厉害,果然还是想吃冰的东西。
  
  她心里抱怨着,望着宿舍外已经开始有些泛黄的树木发呆,曾几何时已经入秋了,明明还是这么热。
  
  “……艾莉卡?”
  
  发呆时间结束,她的Amitie回来了,不知道有没有如她心中所想带回来点冰的东西,艾莉卡转过身。
  
  冰的大麦茶,依稀还能看见上面漂着的冰块。
  
  “勉强合格吧……”
  
  她摸着下巴嘀咕了...

【克海】骑士之夜

◎随意摸的小甜饼
  
  
  “女士,可以邀您共舞一曲吗?”
  
  身穿黑色正装的金发少校微微向前鞠躬,伸出了自己的右手,正向她恋慕已久的那位女士发出邀请。
  
  “当然……可以……”
  
  她脸上因为对方的动作随即染上了红色,伸出葱葱玉指放在了少校白皙的手上。
  
  “海伦娜害羞了吗?”
  
  克利夫兰握住了她的手,轻轻拉向自己的怀里,另一只手随即环上了她的腰,像是怕别人听见似的凑近轻声问道。
  
  “嗯……克利夫兰刚刚拒绝了很多人的邀请吧,却突然过来邀请我……”
  
  少女低着头,她心里其实慌乱不已,完全不像是战场上行事果断的她,这一面也单单只在她面前才展现出来。...

一时兴起的开车

【斯卡哈x布伦希尔德】宴会

◎考试前摸个鱼
  
  布伦希尔德醉醺醺地靠在斯卡哈的肩膀上,她刚刚不知道帮御主挡了几杯酒,不得不说迦勒底的宴会派对比战场都要危险,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斯卡哈拉出了人群,坐在了角落的沙发上,她抱着斯卡哈手臂的手紧了紧,几乎贴在了自己的胸上。
  
  “好点了吗?”
  
  手臂上的触感让她意识到布伦希尔德醒了,她低头关心道,顺带把桌子上的温开水递了过去。
  
  “嗯,谢谢大人关心。”
  
  布伦希尔德接过水杯,轻抿了一口,比起御主那边一杯接着一杯酒精的刺激感,这边要温柔的多,醉酒就像是一个幌子,一个可以待在她身边的借口罢了。
  
  微凉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,布伦希尔德安心地闭上了眼睛,...

【斯卡哈x布伦希尔德】晚归

◎摸鱼小短篇
  
  斯卡哈小心翼翼地打开门,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,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,她想布伦希尔德已经睡下了,可卧室的门缝却还能看到暖黄色的灯光。
  
  “还没睡吗……”
  
  她小声嘀咕了一下,还是选择先过去看看,手慢慢放在了门把手上,尽量缓慢的转动起来,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咔哒声,斯卡哈探了个头进去,看见布伦希尔德靠在床上已经睡着了,腿上放着前段时间从街角的书店买来的一本小说。
  
  嘴角不由地勾起一抹弧度,她轻手轻脚走过去,把书放在床头,慢慢掀开盖在她腿上的毯子,幸好最近不是很冷,不然布伦希尔德怕是要感冒了,她一手穿过她的腿弯,一手搂过她的肩膀,很轻松就把她抱起来了,然而还...

【凯尔特百合组】监狱②

◎竟然有后续系列

  胶制的军靴鞋底与地板发出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,似乎这是第一次以这种身份走进那个女人的监狱,灰色的墙壁一直向前延伸着,最后脚步停在了一扇半掩着的门前,是一间审讯室。
  
  斯卡哈推门走了进去,就见她坐在正对着门口的椅子上休息,见到自己也不意外,反而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梅芙手撑着下巴靠在桌上,翘着二郎腿,丝毫没有起来迎接她的意思,也不难看出她刚刚审讯过犯人,脸颊上似乎因为挥动鞭子而溅到了几点血星。
  
  “又遇到什么难缠的犯人吗?”
  
  斯卡哈走上前去,还不等她回答,便伸手抬起了梅芙的下巴,用大拇指不留痕迹地擦掉了血迹。
  
  “……是少校啊,什么风把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监狱

◎战俘师匠x监狱长梅芙

  
  “斯卡哈。”

  梅芙念着她的名字,尾音微微上扬,她的手捏着女人的下巴,虽然很不情愿,可她还是应了一声。

  “啊,什么事。”

  手被反绑在了身后,长时间保持着这个姿势,斯卡哈的手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  
  联合军的败北,令斯卡哈等一行前线官兵被捕,这似乎也是帝国预料之中的事情, 连夜就来了一列火车将他们送到了由梅芙担任典狱长的监狱里。
  
  “我说,能不能不要老是冷着脸,明明有着不输给我的美貌。”

  说着,手顺着她的脸颊一直摸到脖颈,引得椅子上的女人微微颤抖了一下,可还是面不改色。
  
  与旁边审讯室穿出来的惨叫声不同,梅芙这边安静的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团子

◎我就随便写写,你们就把斯卡哈当成大个的汤圆就好了

  1
  『由于发生了不稳定的魔力波动……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……请各位从者注意。』
  
  梅芙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广播里的部分内容,她原本是在和斯卡哈久违的午睡,但作为御主的从者还是关心一下比较好。
  
  “斯卡哈酱,刚刚的广播你听到了吗?”
  
  梅芙揉着眼睛,另一只手想去扯对方的衣袖,可却什么都没摸到,疑惑地朝身侧望去,原本应该坐在自己身旁的人不见了,只出现了一个可疑的小团子。
  
  “斯卡哈酱?”
  
  梅芙尝试性地叫了一句,那个小团子竟然回头了。
  
  2
  斯卡哈变成小团子了。
  
  小小的,软软的,就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午睡

◎小甜饼
  
   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斯卡哈不记得了,原本只是因为有些劳累而靠在了那个女人肩膀上,为此还一直听她抱怨。
  
  “真是的,累了就自己回房间啊,不要靠在我身上……”
  
  梅芙像是不情愿似的推了推斯卡哈的胳膊,但对方好像并不介意,反而蹭了蹭她的披肩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休息。
  
  就这一次!肩膀借给你靠一会好了。
  
  梅芙这么想着,不由地瞥了一眼靠在她肩头的斯卡哈,其实也没那么让人讨厌嘛,明明长得那么好看,如果追求我说不定……等等,我都在想些什么啊!
  
  梅芙晃了晃自己的脑袋,不由地又看了一眼那个罪魁祸首,怕打扰她又不好说出声,只好用口型骂着“笨蛋、笨蛋”...

【斯卡哈x梅芙】幼师匠

◎年龄差
◎幼师匠的养成

  “喂,小鬼,我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  
  梅芙刚刚开车到达迦勒底幼儿园门前,就看见了斯卡哈从里面走了出来,她连忙跑过去,蹲下身子想抱起她,却被躲开了。
  
  “我没有让你这个阿姨接我。”
  
  虽然长着一张童稚的脸,性格却异常的成熟稳重,以至于寄养在梅芙这,梅芙却拿她没有一点办法。
  
   “呃……别的小朋友都有家长来接的,你没有会被笑话的哦。”
  
  梅芙在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和蔼可亲一点,不至于给斯卡哈留下什么坏印象,毕竟要一直生活下去,那个狗男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就把这个小家伙扔给了自己。
  
  “我自己会回家,阿姨你明天就不用来了。”
  ...

上一页 1/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