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然

师匠赛高!

【海鸟】我要逮捕你的心

  # 19
  
  这显然不是海未第一次彻夜未归,绘里并不是很担心,然而那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,使她有些坐立不安。
  
  绘里今天让秘书提她处理业务,她没有去上班,等到临近中午时,绘里坐不住。
  
  “前田,你的手下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些不该干的事?”
  
  一拨通前田办公室的电话,就直入正题,对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
  “什么事?我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  
  刚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的前田就接到了这样一通电话,以至于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绘里说的是谁。
  
  “那你现在给我去找园田。”
  
  “可整个C市……”
  
  “明早找不到你就让你的手下给你收尸吧。”
  ...

【海姬】前线战记


◎第二篇点文 ,又名婚前战记(不
◎设定大约是一战时期,国家名、战况等都是架空
◎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了
  

  伴随着最后一声炮击,渗透到敌军背后的特遣部队击毁了他们的指挥营,前线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后,已经接连后退了好几条战线了,面对战况一边倒的情况下,只好带着节节败退的军队撤进了下一个边线城市——科沃特。
  
  

  “上将阁下!”
  
  一名士兵连门都忘记敲就冲进了园田海未的办公室,说是办公室,其实不过是一幢战后无人居住的民房罢了,简单的打扰整理了一间出来,才勉强让上将住进去,而本人却完全不在意。
  
  “帝国的士兵不应该这么慌慌张张的,”海未从手中的书里抬起头,看了看桌...

【海希】黑道au

 (上)
  
◎第一篇点文
◎起名废,原本准备一下子写完的,现在分了上下
◎我记得我上次打完这个第一篇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  
  园田道场的早晨,伴随着一声响亮的“早上好”,园田家主卧室的门被用力的拉开了,从梦中惊醒的海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刚坐起来,脸就撞进了一团柔软里。
  
  “早上好,海未亲,昨晚睡的好吗?”
  
  来人一身女士西装,衬衫的第一颗扣子解开着,可以看到对方傲人的胸部。
  
  “唔咳……希,快不能呼吸了……”
  
  海未拍了拍希的手臂,示意她真的快断气了。
  
  这里是园田组的管辖范围的中心——园田道场,而这位东条希就是园田组的老大。
  
  虽然是叫园田组,...

【海希】try


◎文力复健中
◎学霸海x学渣希,绘友情客串希的冤家
◎一个偏向日常的短篇故事,有后续
  
  “呐,海未亲和咱交往吧。”
  
  教学楼后面的林荫下,仿佛都是说好的一样,告白啊、分手啊都在这个地方。
  
  “希……”
  
  明明爱的不是我。
  
  “海未亲不喜欢咱吗?”
  
  “不是,希喜欢的……”
  
  “是海未。”
  
  “不要勉强自己。”
  
  我会心疼的。
  
  “咱没有。”
  
  希抬起头,握住了海未的手,然而明明是夏天,希的手却是冰的,还有那吻了自己的唇也是。
  
  ♢
  
  “东条同学,交作业了。”
  
  早课刚刚结束,前面作为组长的同学便走下座位,开始收昨...

【海鸟】我要逮捕你的心

◎蜜汁月更

  # 18
  
  警笛声打破了宾馆原本的宁静,后院被拉起了警戒线,在房间里留下的血液也被采集走了,而中村因为子弹正中心脏抢救无效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。
  
  小鸟作为目击证人被叫回了警视厅,机械式的问答直到半夜才结束,她有些魂不守舍地回到住处,却发现早有人在家门口等她了。
  
  海未靠在墙角,衣服上还有血迹,伤口似乎是自己简单处理了一下,可以看到用衣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。
  
  “你!”
  
  “我只是想来和你说一件事。”
  
  “你是杀人凶手这件事吗。”
  
  小鸟很平静,她任然对海未心存戒心,她进门前就听见了枪声,而房间里只有她和中村,结果显然意见,她...

【海鸟】我要逮捕你的心

  # 17
◎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月更了(×
◎在去南京车上的产物
  
  一把夺过绘里手上把玩的手枪,拉上保险,重重地丢在了办公桌上,
  
  “你的警惕性能提高点吗?我再晚一步你就要被人用枪抵着脑袋威胁了。”
  
  海未对于绘里算是操碎了心,又当爹又当妈,必要的是还要当保镖。
  
  “我不是没事吗,别担心。”
  
  绘里摆了摆手,完全不把刚刚的事放在眼里,她是懒散惯了,可心里也是有数的。
  
  “……刚刚他和你说了什么?”
  
  海未她刚刚回来就看见那个男人在绘里的办公室里,经常和黑社会的打交道,她一眼就看出了他腋下的异样,毫不犹豫地拔出枪,抵上了他的脑袋。...

【海鸟】柠檬汽水


◎400粉点文第一篇小短篇
◎女仆鸟x客人海,稍微有点自己的私设
  
  汽水对于海未向来是一个比较苦手的东西,可以说碳酸饮料海未都喝不惯,她更喜欢母亲泡的绿茶,对此还被嘲笑过。
  
  这是海未第一次走进女仆咖啡厅,她错过了学校食堂的饭点,便被同学拖着来了这家咖啡厅。
  
  店里欧式的装潢,木质的桌子,与有着简单铁艺花纹的靠背椅子,加上澄黄的灯光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柔和。
  
  海未的课外时间并没有她的同学来得那么清闲,弓道、书法、日本舞每天的练习都让她一点空闲都没有,自然不会跑到这种地方。
  
  “欢迎光临,请问两位是吗?”
  
  她们刚刚走进咖啡厅,一位女仆便上来招待她们,...

【海鸟】我要逮捕你的心

  # 16
  
  手铐应声而断,电梯门上也留下军刀的痕迹。
  
  海未并没有在小鸟身上开个窟窿,她不喜欢滥杀无辜,当然,罪有应得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  
  “下次再妨碍我我可不保证不会杀了你,南刑事。”
  
  这可以算是最后通牒了,海未低声说道,她收起了军刀,松开了扼住小鸟的手。
  
  “那我……又该怎么理解你的行为呢?”
  
  “你是好人,还是跟你杀的那些人一样是坏人?”
  
  小鸟揉着发痛的手腕,低着头站在电梯的角落里,她有些迷茫,眼前这个人让她看不透,是该把她当朋友,还是当敌人。
  
  “……哪个都不是。”
  
  电梯门打开了,她在走出的时候停了一...

【海鸟】囚笼

◎我拖更,我反省  
  
  (4)番外:前生今世
  
  已经养成习惯了。
  
  每天早起晨练过后,去上学的路上,总会走到那个人家门外,等着和她一起上学。
  
  每天放学结束社团活动后,也会在部室外看到她等自己的身影。
  
  因为一直在一起,已经是习惯了啊。
  
  “……,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去?”
  
  “因为在等海未酱一起回家啊。”
  
  她用着可爱的声音解释道,一边递过来水和毛巾,她总是很贴心。
  
  “伯母不会担心吗?”
  
  “不会,”她摇了摇头,脸上挂着微笑,“我和她说了和海未酱一起回家,妈妈完全不会担心。”
  
  “是吗,那走吧,我们回家吧。”...

【海鸟】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摸鱼


  
  园田海未搬家了。
  
  她从父母道场搬了出来,用自己工作的钱在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单身公寓,她想自食其力,当然,父母都很赞成。
  
  
  看了看手机上发过来的地址,海未又抬头确认了一下门牌号这才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。
  
  “打扰了。”
  
  走进玄关,海未习惯的说了一句。放下了手中的行李,这才开始打量公寓——非常简单的现代西方装潢,家具和家电也不缺,卧室里摆着一张单人床的,床的另一边还有个书桌,就摆在窗边,墙上还有个壁挂式的小书柜,这是海未最满意的地方。
  
  如果这个被自己的那个同事知道了大概又要说自己“像个老古板”了吧,海未自己却不觉得,自己只是严肃点,说话...

上一页 1/10